1. 长安
  2. >
  3. 导游词范文
  4. >

“度假式”滞留塞舌尔的重庆一家回国,在当地

在6月30日回到上海前,杨洲虎一家四口已经在塞舌尔待了五个多月的时间。今年春节期间,他带着家人到塞舌尔度假,但没想到随着疫情的发展,他们没能按原计划回到国内。在经历了四五次改签以后,杨洲虎一家终于在6月底经埃塞俄比亚转机回到国内,目前正在上海的酒店中隔离观察。

滞留在塞舌尔期间,杨洲虎也随时发布生活状态,一家人一起做饭、在沙滩上晒太阳、小朋友游泳,大人追剧学法语等,这样“度假式滞留”也一度引起不少人的关注。7月2日,杨洲虎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,在不能回国的那段时间里,他们也很焦急,同时也意外收获了和家人们更多的相处时间。杨洲虎说,滞留期间,他认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,当地旅游局也找到他,希望将塞舌尔介绍给更多的中国游客。回国后,杨洲虎打算等到隔离期结束开启川渝之旅,多吃一些很久没有吃到的家乡美食。

———

滞留塞舌尔的重庆一家四口回国

正在酒店隔离

杨洲虎是重庆人,此前一直在北京工作,2018年辞职后,为了实现从小就埋下的种子和梦想,他开始了自己的环球之旅。在2019年,杨洲虎到过南极,又从阿根廷一路向北到了阿拉斯加。此前的节假日期间,杨洲虎也已经到过100多个国家旅行。为了更好地陪伴家人,在今年春节期间,杨洲虎便带着妈妈、姐姐和3岁的小外甥到了塞舌尔度假。

但让杨洲虎没有想到的是,因为疫情原因,原本的旅行计划变成了“旅居”,一家人直到6月底才从塞舌尔回国。杨洲虎对北青报记者说,从3月份起,他们就一直在计划回国事宜,但因为塞舌尔限制出入境,而且航班减少,他之前定的机票也经历过四五次的改签。

直到当地时间6月26日下午3点左右,杨洲虎接到航空公司电话说,他原定的当天下午五点半的飞机可以确定起飞,于是他们赶紧在50分钟的时间内收拾行李,办理退房手续,赶到了机场。“感觉就是踩着最后一刻的时间上了飞机。”

杨洲虎说,他们先是乘坐一架货机到了埃塞俄比亚,随后在埃塞俄比亚的酒店里隔离了三天时间,接着再直接飞回上海,6月30日落地后被送到了上海的隔离酒店中。

在回国的途中,杨洲虎一家也做了充足的准备。“在塞舌尔的时候,大使馆给我们提供了防护服、护目镜、口罩和一些常备药品,从塞舌尔到埃塞俄比亚这一段我们觉得可能是相对安全一点的,飞机上只有几个人,埃塞俄比亚到上海这一段风险可能比较大一些,因为除了非洲国家的游客回国以外,还有一些在欧美的小伙伴在埃塞俄比亚转机,所以人员相对多一些。我们全程穿了防护服,戴了护目镜和口罩,从上飞机之前的5个小时就没有喝水了,在飞机上也没有去上厕所,就一直待在座位上。而且也要特别感谢大使馆,他们的防护物资也不是那么充足,还在尽量保障我们的安全。”

杨洲虎说,回国之后他们非常顺利地到了酒店,因为家人有老人和孩子,所以工作人员对他们非常照顾,酒店的环境也很不错。“现在酒店提供的一日三餐也是抚慰了我们的中国胃。”

———

曾因“度假式滞留”走红

滞留期间不断调整心态

在回国前,杨洲虎一家四口“度假式”滞留塞舌尔曾引发不少人的关注。早上7点半杨洲虎起床后做早餐,9点半,一家四口出门去沙滩,12点回来洗个澡吃午饭,然后是午睡。下午,一家人在院子里玩,杨洲虎母亲追剧,小外甥可以近距离接触到大象龟。杨洲虎把这样的生活发到他的“环游世界的小虎哥”短视频平台上后,有不少网友表达了对这样生活的羡慕。

杨洲虎对北青报记者说,他之前的旅行几乎都是“穷游”,此次为了让家人放松,所以特意在塞舌尔租下了一套民宿,在滞留期间,房东还给杨洲虎一家的租金打了折。杨洲虎说,三年前他曾经去过一次塞舌尔,当地优美的风景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所以才第二次带家人到了海岛上。“塞舌尔主要是有三个主岛,我们这次去的是小一点的,所以当时基本上没看到有其他中国游客。”

据杨洲虎介绍,在岛上生活期间,一日三餐都是他们自己做,但因为蔬菜是从国外进口价格非常贵,所以家里人的饮食也主要以鱼为主。“在塞舌尔你会发现海鲜比蔬菜便宜,比如一个西红柿可能就要15块钱人民币,但是一条鱼只要5块钱。我们还在算一共吃了多少条鱼,发现平均每天吃4条的话,一个月是120条,在塞舌尔5个月就吃了600条鱼。”

在到塞舌尔旅行前,杨洲虎也带了些火锅底料或者中餐需要用的调料,但基本上在塞舌尔的第一个月他们便已经吃完。此后,据杨洲虎介绍,大使馆在知道他们滞留在塞舌尔后,还给他们送了一些调味品以及食物,让一家人能吃上火锅、酸菜鱼等中国特色的美食。

杨洲虎说,他本身算是工薪阶层,在当地自己做饭节省了不少开支,同时尽量多吃在当地价格低的鱼,所以旅行的经济支出还算在可控范围内。而如果此次没能回国,继续留在当地,对他来说也会增加不小的经济压力。

尽管有不少网友表达了对这种生活的羡慕,但杨洲虎说,在没法回国期间,他们其实也很着急,只能不断调节自己的心情。“我们发现什么时候能回国不是我们自己能够决定的事情,疫情的走向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,一开始没想过疫情发展这么严重,范围这么广,还想着春节之后就都结束了。所以滞留在外,就只有保证自己的身心健康,同时做好回国的准备。我们也是在不停调整心态,但从来没有放弃过要回国的希望,就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,调整好自己的情绪。”

———

滞留期间结识多国朋友

同时和当地旅游局合作

除了杨洲虎一家以外,在岛上滞留的还有其他国家的游客。杨洲虎说,因为出入境受到限制,这次还有来自德国、法国、南非和奥地利等不同国家的20多名游客同样滞留在塞舌尔,他们在岛上一起生活,互相分享各自有趣的见闻,也成为了朋友,现在还保持着联系。

在杨洲虎一家四口的经历在网上走红后,塞舌尔旅游局也联系到了杨洲虎,希望能通过他更好的宣传塞舌尔,他还成为了当地的“网红”。“那边的媒体也来报道我们的故事,前段时间也在当地旅游局的邀请下一起做了直播,吸引中国观众来收看,直播数据也还不错,有14万的点击量,也是超过了他们的人口数。”杨洲虎对北青报记者说,旅游业是塞舌尔的支柱产业,此次疫情对这一行业也有比较大的影响,塞舌尔旅游局也希望能吸引到更多的中国游客。“这次我也认识了在当地经营酒店和旅行社的人,结识了很多朋友,国内也有很多人会向我咨询,我非常愿意将旅行经验和攻略分享给大家。”

如果没有疫情,杨洲虎原本是计划着今年要在非洲深度游。“非洲之前去过十几个国家,但还有更多的国家没有探索过,也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。再加上我一直在学习语言,去年在南美洲是把西班牙语学习好了,这次是想把法语再好好学一学,在旅行的过程中也能学以致用。这次在塞舌尔和当地人沟通学习了四五个月,发现日常交流还是可以的。”

目前,杨洲虎计划着在隔离期结束后开启川渝之旅。“毕竟有半年的时间没有见到亲人和朋友了,所以一方面是回去和亲朋团聚,另外一方面也是好久没吃到家乡的美食,想着回家多吃点好吃的。”

回顾过去滞留在塞舌尔的这段时间,除了结识了很多朋友,锻炼了自己的语言能力以外,杨洲虎也特别珍惜这段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。“以前工作忙的时候,回到家差不多就该睡觉了,也不怎么在家吃饭,去年一年在外面也没有和家人在一起。但我一直保持着一年带家人出来旅行一两次的习惯,一起出去旅行也是我们家的一个固定项目。这次旅行是时间最长的一次,之前我带母亲去了二十几个国家,她觉得这次是最难忘最棒的一次回忆。我们拍了很多照片和视频,现在在隔离酒店也会时不时的去看,很怀念这个地方。过去5个月24小时在一起,我觉得真的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家庭的时光,大家也一起去克服困难,心情也经历了起起落落,这样反而会更加了解彼此,也更加团结。”

原文标题:“度假式”滞留塞舌尔的重庆一家回国,在当地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dwc.com.cn/fanwen/11440.html